<b id="5lcen"></b>

      <tt id="5lcen"></tt>

    1. 名家專欄

      劉道義 | 再議教改中的繼承與創新

      2019年11月13日
      分享到

      我曾于2006年就當時新的高中英語教材和教法改革探討過繼承與創新的辯證關系 , 我說過“創新不是憑空而生,而是在繼承的基礎上的創新?!辈⒁昧藦堉竟壬脑?,“新教材的路子不可能是一夜之間從天下掉下來的,或者原封不動從外國搬來的,與原有的基礎毫無瓜葛的‘全新產品’?!保◤堉竟?、劉道義,1986)

      的確,回想過去40年,課程改革體現了繼承與創新相融合,并非“大破大立”。然而,在每一次倡導新的理念或教學方法時,必然要批判舊的觀念和方法,這個過程往往會矯枉過正,走向另一個極端。例如,提倡直接法時不許使用母語,引進交際法就淡化語法教學,推廣任務型教學法時出現了滿堂活動,卻缺少對基礎知識的訓練等。此類例子層出不窮,于是在課程發展過程中常常出現左右搖擺的“鐘擺現象”。形成此種現象的原因主要在于我們不善于運用辯證法,容易走向絕對化、極端化、片面性,少了點兒實事求是的精神。

      我本人從事外語教育近60年,對這種現象深有體會, 且得到了頗多深刻教訓,于是乎悟出了一個道理:創新應立足于已有的基礎,在提倡新的教學方法時,應保留和繼承傳統但行之有效的方法。

       最近,《英語學習》讓我對幾個具體的教學方法問題談談看法,我想借此機會與同仁們共同探討。

      背誦、默寫、聽寫等傳統的語言教學方法

      是否仍然有效?

      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背誦可以說是中國自古以來不可或缺的一種學習方法,常言道: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古代無數著名的文學家從小就誦讀詩書并熟記于心,長期積累后融會貫通,直到運用自如,由此才能創作出不朽的著作??梢哉f , 背誦是我國傳統的、同時也被證明是行之有效的一種學習方法,且影響深遠。長久以來,中國的學生大都善于背誦,家長和教師也鼓勵學生背書。那么,為什么今天有人質疑這個學習方法,甚至對其口誅筆伐呢?

      隨著近幾十年英語教學改革逐步深化,英語教學從以往單純重視知識與技能的訓練,到如今強調“全人的發展”,即除了培養語言能力與學習能力,還要注重培養文化意識與思維品質。要達到這個目標,教師必須運用多種方法提高教學效果,僅靠背誦顯然不夠了,因為背誦主要是靠反復模仿來形成記憶,是一種簡單而機械的學習方式。根據布盧姆教育目標分類學,記憶是思維方式之一,它雖然屬低端思維,但也要通過訓練不斷提高。

      背誦、默寫、聽寫等可以加強記憶。其實人們所批判的是單純靠這些機械練習的“死記硬背”。正因為存在“外語靠死記硬背才能學好”的偏見,有人甚至直接否定了外語教育的人文性。很多人認為“死記硬背”是學語言的必用之法,到一定程度便會“死”去“活”來??墒?,“死記”畢竟不如“活記”效率高,學生靠“死記”往往是學得艱苦,卻事倍功半。

      近年來,心理學和腦神經學的研究發現,記憶是需要經過一個細致的加工過程的。在學習新知識時,學習者須經過感覺記憶、工作記憶和長期記憶三個階段(崔剛,2014)。具體來說,有以下七點。

      第一,學習者要會“讀音、記形、知義”, 這就要調動口、耳、眼等感官刺激聽覺、視覺、觸覺,來形成感覺記憶。

      第二,學習者要結合情境 / 語境來記憶,通過聯系上下文與觀察配圖等方式,既可讓學習者猜測生詞詞義,又可幫助其深入理解語義,形成工作記憶。

      第三,要形成聯想記憶,運用構詞法、詞塊和搭配等成串地記詞。

      第四,要使用比較法記憶,比較同義詞、反義詞、多義詞,比較英漢語區別(如語序和詞的曲折變化等)。

      第五,要用圖示記憶,把語篇中的內容和語言要點摘出并建構網絡,有助于記憶和復述。

      第六,要運用多種方式鞏固記憶,除了口頭背誦,動手抄寫、默寫和聽寫等也有助于加深記憶。

      第七,一定要運用語言,親身體驗所學語言,而且將其形成自己語言機制的一部分,方能長期記憶。

      做到這七點,“死記”就變成“活記”了。經過這樣由淺入深的加工過程,學習者的理解、分析、比較、概括、推理、想象等思維能力也隨之得以提高,這樣的背記方可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從多年的教學經驗中發現,學生的智力水平千差萬別。有的記憶力好,有的理解力強;有的愛說、外向,而有的則沉默、內向;有的學生記憶力好,不怕背誦,教師要鼓勵他們多背名篇名句;有的學生記憶力較差,懼怕或討厭背誦,這很自然,不必埋怨,教師要幫助他們,教授他們記憶方法,如用歸類、形象、規則記憶法等使他們迅速提高記憶能力。另外,教師要因人制宜地采用多種教學方法,設計多樣化的活動,啟迪其心智,不可使用單一死板的方法,更不能用這種方法懲罰學生,如讓學生抄寫單詞數十遍等,那樣會適得其反,挫傷學生的積極性 , 使他們產生厭學情緒。

       由此可看出,教育理念的更新使我們對傳統的背誦、默寫、聽寫等方法有了新的認識 , 我們不應該拋棄這些傳統的、行之有效的方法,而應該研究如何科學地運用這些方法。

      傳統的語音優先,重視字母、音素、音標的

      教學是否要繼續?

      中國一百多年的英語教學史告訴我們,不打好語音的基礎,聽、說、讀、寫的能力便無從談起。因此,傳統的英語教材一直非常重視語音教學,特別是在起始階段對字母、音素、音標的教學安排得極為細致。20世紀60年代的北外大學生在入學后首先接受的是嚴格的語音訓練,負責起點教學的老師——陳琳、夏祖煃、周謨智等,都具有極高的英語語音水平?!罢Z音優先”的傳統一直延續到20世紀末。2008年, TESOL Quarterly 發表了一篇有關以漢語為母語者學英語、培養語音意識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國內地通過漢語拼音普及普通話,而大約一半內地學生在學外語時學習過國際音標,這些學生的英語語音意識比香港和未學過國際音標的內地學生要好(Mcdowell & Lorch,2008)。

      近20年來,尤其是在小學階段開設英語課以后,這種情況有所變化,原因是英語教學的起始階段移至小學。小學生的模仿力強,此外,教師怕同時教授國際音標與漢語拼音會造成學生學習負擔過重,因而反對音標教學的呼聲逐漸增強。有的教材用自然拼讀法介紹一種隱性的拼讀規則(如用同類發音的單詞 bake、lake、take、make 或 cap、bag、dad、map 讓學生發現字母 a 的讀音)。而有的教材則沒有語音的安排,學生就靠背記掌握單詞的發音,如“dog、dog,狗、狗;cat、cat,貓、貓”。這個方法對記憶力好的學生暫時是有效的,但長此以往弊大于利,會造成學生語音不準,詞義理解偏頗,而且詞越多,學生就越難記。初中教材雖然有系統的語音教學安排,但有的教材是把這部分內容放在了附錄中,教材編寫者的本來意圖是便于教師靈活使用,結果很多教師因課時緊,根本不教。這樣一來,學生的拼讀能力很弱,離開了教師和錄音后就不會拼讀單詞了,甚至連查詞典的能力都沒有。到了高年級,教材的詞匯量猛增,致使許多學生失去了學習的信心。

      這種狀況令人擔憂?!读x務教育英語課程標準(2011年版)》(以下簡稱《課標》)強調語音教學應注重語義與語境、語調與語流相結合。這是交際教學思想所引申出來的理念,是正確的??墒?,《課標》又提出“不要單純追求單音的準確性”(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2012),這種提法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對起始年級語音技能的訓練。在發達地區,由于語言環境優越,教學條件好,學生的語音往往較好;可是在不發達地區,教師本身的語音就不夠規范,又不重視語音基本功,因此近年來語音教學的質量不容樂觀。

      我國的英語語音教學應繼續重視字母、音素、音標的教學,我認為這是英語語音學習的基礎。分析我國學生在英語語音中的常犯錯誤,大致有以下七種:

      音素上有元音的長短音不分,/e, ?/、/ei, ai/ 等混淆,還有/r, l/、/w, v/、/n, ? /等輔音不分的問題;

      吞音,如把 worker 讀成 work,把 teacher 讀成 teach 等;

      加音,如在 all right 或 good work 后加尾音/? /;

      普遍存在的單詞不會分音節的問題;

      英語原本是拼音文字,但學生不懂拼讀規則,只好用漢字幫助記憶單詞讀音,致使錯誤百出;

      受母語習慣的影響,只會用降調,不會用升調;

      掌握不好連讀,失去爆破和停頓,讀句子困難且無節奏感。

      產生以上問題的根源還是在于學生的語音基礎沒打好。過去教師在教授字母讀音時,就讓學生用升降調,如↗A,↘A。而且過去的教師對我國各個地區學生英語發音錯誤了如指掌,在教學中重視拼音,無論用直呼法(如 ba →/bei/、be →/bi:/、 bi →/bai/、bo →/b?:/、bu →/bju:/)還是用國際音標,都要讓學生學會拼讀,懂得開閉音節和 ar 音節等讀音規則,不能用漢字注音或死記硬背。此外,教師也會教學生分音節的基本方法,這不僅有利于拼讀單詞,還有助于掌握句子重音和語調(Poedjosoedarmo,2007)。由此可見,字母、音素、音標的教學不只是為了保證單音的準確性,而是保證語流符合英語標準的基礎,換句話說就是保證學生能夠順利掌握英語超切分音位特征,即重音和語調等朗讀技巧。

      因此,傳統的語音優先應堅持,字母、音素、音標的教學要繼續重視。

      翻譯在中學外語教學過程中是否有必要?

      長期以來,語法翻譯法被批判得體無完膚。翻譯作為一種技能,自1986年從《全日制中學英語教學大綱》中刪除以后就再也沒有被重提過。但是,現在我們要求學生外語學習不只是學習西方文化,更需要向世界介紹中國文化,提高中國文化軟實力??蓪嶋H上,我們的學生能用英語說得出莎士比亞及其作品名,卻說不出孔子、孟子和《紅樓夢》《水滸傳》等的英文名。依據《普通高中英語課程標準(2017年版)》的精神,2018年啟動修訂并即將投入使用的高中英語教材都在內容中大大提高了中華文化所占的比重,為的是使學生能用英語說中國故事。文化之間的交流必然需要翻譯這座橋梁,因此翻譯既是外語學習的必要手段,也是外語教學的目標之一。

      翻看百年英語課程史,1986年以前的中學英語課程幾乎都把翻譯列入教學目標的要求,即聽、說、讀、寫、譯五項技能都有,可見翻譯的重要性。不過,兒童學習外語不必強調翻譯。例如,教他們“What's this in English?” “It's a pomegranate.”時,教師可借助實物或圖片,通過視覺、聽覺和觸覺讓兒童明白詞義,他們整體理解后便可作出反應。但是到了高年級,學生要應對考試,必然要明白詞語與句子的含義及其結構,此時他們就需要運用翻譯,經歷母語與外語相互作用的心理過程,以及母語與外語相互轉換,從有意識到無意識的過程。在此過程中,他們會注意到英語、漢語之間的差異,有意識地轉換遷移,經過多次反復的練習,日常用語無須翻譯便可脫口而出,此時母語和外語便可實現無意識轉換。由此可見,翻譯在中學階段,尤其是在高中階段愈發重要。翻譯是學習抽象詞語和復雜句子的一種策略,能讓學生迅速、準確地理解其意義,降低認知的負擔。

      在高中階段,翻譯還會在中外文化比較方面發揮很大的作用。正如美國翻譯理論家尤金A·奈達(1993)所說:“翻譯是兩種文化之間的交流。對于真正成功的翻譯而言,熟悉兩種文化甚至比掌握兩種語言更重要。因為詞語只有在其作用的文化背景中才有意義?!?/span>

      這里以“顏色”和“動物”為例作進一步闡釋。

      “紅色”在中文里一般具有褒義,如“紅人”“紅包”“紅紅火火”等。而在英語中,red 雖也有褒義,如 red-letter days(喜慶的日子)、 red carpet(紅毯),但也常有貶義,如red hands(沾滿鮮血的手)、red letter (赤字)等。

      動物的喻義在中英文中有相似之處,如以 fox (狐貍)比喻狡猾(cunning),以 monkey(猴子)比喻頑皮(mischievous), 以 wolf(狼)比喻兇殘(savage)。但也有不同的,如中文的蝙蝠與“?!弊滞?,象征幸福,可蝙蝠在英語里卻是不祥之物,有 as crazy as a bat(精神失常)、as blind as a bat(有眼無珠)等表達。

      又如,中文中的“孔雀開屏”是美的象征,可在英語中,與孔雀相關的表達卻有貶義,如 play the peacock(妄自尊大)、as proud as a peacock(驕傲自滿)。

      此外,許多成語不知其文化背景是難以理解的,如漢語的“四面楚歌”“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等,而英語的例子也不勝枚舉,如 Achilles' heel(致命弱點)、Pandora's box(萬惡之源)、sword of Damocles(迫在眉睫的危險),paint the lily(畫蛇添足)、meet one's Waterloo (一敗涂地)等。

      有趣的是,我們常常能發現英漢兩種語言中共通的成語,如穿新鞋走老路(putting old wine in new bottles)、愛屋及烏( Love me, love my dog.)、旁觀者清(The onlooker sees most of the game.)、驕者必?。≒ride goes before a fall.)。語言本身就是一種文化,通過翻譯熟悉文化無疑可以提高文化意識。

      翻譯不但可以幫助學生理解和掌握外語,還能提高他們對母語和外語的鑒賞力。我曾聽過有的教師在教授有關《安妮日記》的課文時讓學生進行英漢語的轉譯,并將“The dark, rainy evening, the wind, the thundering clouds held me entirely in their power; it was the first time in the year and a half that I'd seen the night face to face...”對比漢譯“漆黑的夜晚,風吹雨打,雷電交加,我全然被這種力量鎮住了。這是我一年半以來第一次目睹夜晚……”。這樣的訓練肯定能使學生提高兩種語言的水平,而目前我國正需要培養精通漢語和外語的人才。

      以上三個教學方法形式雖然傳統,但在今天都有了新的含義,那就是創新。我主張在新的理念指導下,根據實際需要使用這些方法,而不是全然否定。

      作者簡介

      劉道義,課程教材研究所研究員,人民教育出版社編審。主編過多套中小學英語教材,現任人教版高中英語教科書主編。發表過《劉道義英語教育自選集》,主編過《基礎外語教育發展報告(1978—2008)》《新中國中小學教材建設史1949—2000研究叢書英語卷》《英語教育在中國:歷史與現狀》(英文版)等著作。

      以上內容摘自《英語學習》2019年第5期“特稿”欄目。文章版權歸《英語學習》所有,歡迎分享本文到朋友圈,如需轉載請回復“轉載”。


      相關信息

      關于我們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由北京外國語大學于1979年創辦,2010年完成企業改制,更名為“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是一家以外語出版為特色,涵蓋全學科出版、漢語出版、科學出版、少兒出版等領域的綜合性教育出版集團,[了解更多]

      京ICP備11010362號-42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8551號  新出網證(京)字047號

      京ICP備11010362號-42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8551號  新出網證(京)字047號
      成 人免费 在线视频